新闻中心
总公司地址:
行业资讯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原农行行长赵欢掌舵国开行 迎接新挑战新使命
时间:2018-10-10  编辑:admin

  农业银行(行情601288,诊股)(港股01288)再次迎来高管变动。证券时报记者获悉,9月27日,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副部长齐玉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任免决定,原农业银行行长赵欢出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并提名出任董事长;胡怀邦不再担任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董事长任免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和章程办理。

  赵欢自2016年初赴任农行行长一职,上任初期面临着农行不良高企、净利润增速下滑等诸多经营压力,但赵欢和农行董事长周慕冰搭档两年多来,凭借着富有成效的公司管理和风险管控,推动农行经营发展持续转好,新发风险事件减少。截至2018年6月末,农行已成为四大行中净利润增长最快的银行,不良更是实现“双降”。

  担任农行行长期间

  大力处置不良资产

  多位农行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赵欢为人随和,业务能力强,工作十分认真细致。“他经常在行里工作到很晚,晚餐有时就用一个汉堡随便应付,来了农行后感觉人消瘦了不少。”一位农行内部人士称。

  官方简历显示,赵欢于1963年12月出生,现年55岁,湖北蕲春人,西安交通大学工学学士,高级经济师。

  赵欢一直在银行系统工作,先后在建设银行(行情601939,诊股)(港股00939)、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农业银行任职。他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建行总行工作,曾历任建行信贷部业务管理处副处长、处长, 公司业务部综合管理处处长。2001年3月起,赵欢出任建行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两年之后出任建行厦门分行副行长;在厦门工作一年后,赵欢回归总部出任公司业务部总经理。2007年,赵欢赴上海任职,出任建行上海分行行长。2011年3月,赵欢担任建行副行长。在担任建行副行长三年后,2014年~2016年,赵欢先后出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党委委员、光大银行行长,并于2016年初起出任农行行长一职至今。

  自赵欢担任农行行长伊始,就开始加大对不良的处置力度。根据记者的核算,自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农行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共处置不良资产规模3600多亿元,且农行较为看重回收率较高的自主清收,不良清收占比居四大行首位。

  此外,农行近年来也持续加大拨备计提的力度,今年上半年拨备覆盖率较去年底提升40个百分点达到248%。对于为何在不良“双降”的情况下还要加大拨备计提?赵欢解释称,主要是对由美方挑起的贸易战及其未来可能带来的风险作出前瞻性的风险评估和安排。

  新挑战与使命

  赵欢的接棒,意味着国开行正迎来第四任“掌门人”,国开行虽然成立时间仅有二十余年,但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资产总额近16万亿元人民币,甚至超过了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规模的总和。

  兴业证券(行情601377,诊股)研报认为,近年来,国开行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这背后是其在经济稳增长中的作用日益重要和关键,并且除了准财政主体的特征之外,近年来国开行的货币传导职能也明显增强。

  胡怀邦在国开行期间正好经历了国开行向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转型。国开行成立初期的定位是政策性银行,而开发性金融机构的性质介于政策性和商业性之间。

  2015年3月20日,国务院批复国开行深化改革方案。国开行深化改革的目标,是围绕服务国家经济重大中长期发展战略,建立市场化运行、约束机制,进一步发挥开发性金融在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关键时期的功能和作用,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按照突出服务国家战略、侧重风险控制、兼顾利润回报为导向对国开行进行绩效评价。

  兴业证券研报认为,从过去的情况来看,国开行确实是稳增长的政策“利器”,由于其兼具货币、财政和商业银行的属性,其稳增长的空间和效果可能都要超过传统的货币和财政工具。本轮政策稳信用是否会再次动用国开行,仍取决于未来内外部因素导致的基本面压力演化。如果国开行有所发力,可能的方向有三个层次:一是加大地方债配置力度,支持地方规范举债,同时服务非标融资向标债融资转换;二是加大基建补短板方向贷款支持力度,部分对冲商业银行风险偏好的低迷;三是通过专项债和专项建设基金,以股权方式注资基建项目,增强资本金实力,提振商业银行对项目的信心和风险偏好。

  然而,近年来国开行资产规模突飞猛进,国内国际信贷业务全面开花的同时,资产风险也随之积聚。胡怀邦在今年二季度国开行工作会议上就指出,转型期国开行风险防控的压力不断加大,全行要切实把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增强风险意识,明确目标任务,全力做好风险防控各项工作,服务高质量发展。

  今年6月底,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国开行内部重新全面梳理授信白名单,强化业务风险管理,受此影响,当时不少尚未审批通过的新增项目被暂停。

  如何掌舵这16万亿规模的“巨轮”,让国开行继续发挥稳增长的作用,同时做好风险“拆弹”,是摆在赵欢面前的新考验与新使命。